首页 >> 女友奶大叫床

飞艇人工计划网站: 第七百三十章,小家伙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很快,楼道里的灯全都亮了起来,小野寺跟湛东紧紧盯着,看着楼道口的门被打开,清冷的光圈中出现一道犀利的身影,怀里还抱了个跟小羊羊差不多大的孩子。 【最新章节阅读】纵然隔得有些远,小野寺还是可以看出来,那人是伊藤!小女孩在伊藤怀中哭闹的很是厉害,当他迅速靠近的时候,三岛也恭敬地上前,伊藤打开车子的后门,直接将孩子往湛东的怀里一丢。

小野寺的表情有些错愕,更是心乱如麻。 瞧着小女孩哭的可怜兮兮的样子,活像一只被父母遗弃的小可怜。

思及此,小野寺的心不知不觉地抽痛了一下。 却依旧没敢抽一张纸去擦擦她面颊上的泪。 她的存在,是他心中不可触及的痛!原本答应过伊藤,以后坦然面对那一段不堪的过往,只有面对,才能豁达,人生的旅途中,多的不顺心的事情,最重要的并不是遗忘,而是放下。

然,可怜凄厉的哭声带着奶声奶气的味道,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小野寺的耳膜,严重扰乱了他那颗想要为了伊藤而坚强起来的心。

伊藤没有说话,而是将前面台子上的纸巾盒往后面一递。 湛东伸手接过,抽了几张开始笨拙地哄着怀里的孩子,给她擦去眼泪。

伊藤开车,将车子迅速开离了Kelly所在的小区。

而他之前带上去的那些人,都在上面干了些什么,为什么只会没有跟伊藤一起下来,无人知道。 一路上,路过灯红酒绿的闹市区,也淌过人头攒头的街头,伊藤始终绷着一张脸,一言不发,而小野寺更是一言不语,一颗心慌到不行。

湛东怀里的小女孩,哭声渐渐小了起来,却依旧哽咽不断。

车子行至一条热闹的步行街停车场时,伊藤迅速将车子停好,丢下一句:“车上等我!”然后,他解开安全带,潇洒地下车。

这时候,小野寺看着他高大的身影隐没在光影下,这才侧目,细细瞧了一眼那个哭的一塌糊涂的小可怜。 小可怜正眨巴着一双水雾般红肿的眼眶瞧着他。

见他望向了自己,小女孩赶紧朝着小野寺伸出手去:“爹地!呜呜爹地!爹地抱抱!”小野寺迅速扭过脑袋看向车窗外,不敢去看她。

可是小丫头毕竟三岁了,手脚并用地从湛东身上爬了出去,一个劲往小野寺的怀里凑。 湛东不傻,他隐约能够从孩子的样貌还有Kelly的话里、以及小野寺伊藤的反应中看出来这个孩子跟小野寺的关系。 他不敢伤了孩子,看这孩子也确实可怜,象征性地阻止了两下,便于心不忍,变相默认这个孩子往小野寺的身上爬了过去。

小野寺全身紧绷,等到孩子爬过来的时候,一双小手冰冷而颤抖,让他本就善良正直的心狠狠抖落了一下。 紧接着,小丫头圈住了小野寺的脖子,把哭的湿透又冰凉的小脸蛋一个劲往小野寺的脖子里钻,嘴里还不住地唤着:“呜呜爹地爹地!抱抱!”小野寺鼻子一酸,心里好难受。 伸手接住她软糯的身子,轻轻拍了拍,这才想起,刚才这小丫头是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夹袄的,可是现在出来,身上却套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,难道是伊藤给她套上的?正在思忖间,驾驶室的门忽而被人打开,伊藤弯腰准备进来,就看着小野寺抱着小丫头坐在后面。 伊藤似乎是愣了一下,他的方向背对着光,小野寺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感觉到从伊藤身上散发出来的寂寥。 小野寺赶紧道:“是她爬过来的。 ”伊藤又愣了一秒,继而:“嗯。

”很轻地应了一声之后,他将手里买回来的东西全都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。 借着窗外投射进来的微弱的灯光,小野寺跟湛东可以看见一打灌装的啤酒,还有几份pizza的包装盒,还有一些其他的食盒。

想来,那是他给大家买的宵夜?伊藤进了车,继续开车。

一路上,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,只是很明显,小女孩赖在小野寺的怀里之后,很明显不哭了,车里安静的不可思议。

小野寺就好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在伊藤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

他现在若是还想不通,肯定是自己做完喝醉了酒说漏了嘴,那他也太蠢了。 而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吻痕,就是伊藤在得知之后,情绪失控对他干下的!很快,车子在伊藤居住的旧小区的门口停下。

他越过车头准备拿吃的,却被湛东快了一步从副驾驶室里将两兜吃的全都取了出来。 湛东面无表情道:“我先上去。

”于是,他用一种很神奇的速度迅速消失在他们眼前,让手里只拿着车钥匙的伊藤,还有怀里抱着小丫头的小野寺单独留在了夜色里。 昏暗的路灯下,伊藤又走到了后车门的位置,开门看着里面的小野寺,一脸诧异:“还不出来?”小野寺依旧看不清伊藤的表情,只是有些无辜又无奈地开口:“我要怎么下去?她要怎么办?”伊藤听着小野寺的腔调,似乎是要哭出来了,没由来的心情大好。

愉悦地挑了挑眉,他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,道:“抱着她下来啊!你以前怎么抱着小羊羊从车里下来的,现在就怎么抱着她下来啊。 ”小野寺:“”他没敢动,更没敢说话。

因为他没办法判断伊藤的话是正话还是反话!更害怕伊藤生气!这个世上,有谁会接受自己的爱人被人强X后留下的孩子?伊藤见他一动不动,叹了口气,却真的放柔了声音道:“我想抱她,可是我怕她会哭。

她只认你,不是吗?”一句话,成功戳中了小野寺的泪点。 他不知道,如果跟伊藤分手的话,此生还能不能找到如此妖孽又如此深爱他的人了。 抱着小丫头从车里下来,伊藤帮他关上了车门。

刚刚锁上车,伊藤在小野寺身后对着小女孩做了个鬼脸,然后笑着问:“小家伙,饿不饿?”。

标签:女友奶大叫床,鲁甸希望小学,调查问卷押金